人间仙境

      ၦ 雷鸣张着嘴,努力的截取每一点氧气,脸也慢慢变成了青紫色,表情狰狞可怖,把一ዶ个人濒临窒息的模样刻画的入木三㎏分。

      “怪不得候导一定要让这两人过来,他们的戏是真好。”剧组人员小声的交流。

      这句话也得亏雷鸣没听见,否则非要呸他们一脸口水。

      这跟戏好不好有个屁关系啊,能演的这么真实,纯粹是因为樊朴真的太用力了!他感觉再憅这样下去,自己真的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幸亏樊朴没有入戏太深,时间差不多之后,按照之前沊两人商量的,手臂微微卸力。

      雷鸣反应也非常迅速,向后顶了一肘,挣脱了束缚。

      虽然差点被顶的背过气去,但樊朴的内心还鴞是非常欣喜的。

      不愧是睡在一个屋的兄弟,这默契简直没的说!

      럚激烈的打斗,默契的配合,这种久违的熟悉感让他酣畅淋㰱漓,这也是被雪藏五年圅之祉后,樊朴第一次踏入剧组,今天一定要好好演过足戏瘾!

      到了此时,这段搏斗的戏也只有最后一个镜头了,警察要捡起板砖,照着匪徒脑袋上狠狠的来一下。

      看到雷鸣已经走到了指定的位置,樊朴大步上前。此时的他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对面的雷鸣就是匪徒,务必要将他制服。壟

      只是,在捡起板砖挥动的一刹那,樊朴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밧。

      这道具怎么比刚才的䁨重?不会是拿错了吧!

      樊朴想要收力,但是动ꍉ作已经做出来,此时已经来不及了。

      難 砰!

      砖头顸四分五裂。

      ......

      껍 ......

      问,薾被板砖轮훔在头上是什么体验?

       懵,非常懵。

      틌在与板砖亲密接触的一瞬间,雷鸣感觉两眼一黑,然后天旋地转,摇摇晃晃像喝醉了酒一样。

      他努力想站的稳一点,但双腿怎么都不听使唤,直Ⅷ接躺在了地上。

      周围一切的影像都开始变得变得模糊㥥,耳朵里面也嗡嗡作响,雷飞鸣试图站起来,身体却如同被人死死按住。

      片ᯆ场变得一片寂静。쯵

      “都愣着干什么。叫救护车啊!”樊朴第一个쪭反应过来,心急如焚的冲到雷鸣身边。

      众人这才意识到出了事故,一时间쇼都有钳些慌乱,拍摄也被紧急䮱中Ề断。

      “都让开一点,保持空气流通。谁都不要碰雷鸣,避免二次伤害。”

      关键时刻,秦怡岚还是保持了一定的理智,镇定的指挥着工玀作人员。

      ෂ她本来想狠狠的训斥樊朴,但张了张口还是忍住了。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最重要的保证雷鸣的安全,而且刚才那场戏秦怡岚是看在眼里的,两个人全情投入中,入戏太深也是可以理解的。ꜥ

      樊朴的心里如同被刀子划过一般,呆呆的跪坐在一边,像是傻了一样。

      ᯜ懊悔,担抂心,怨恨,数种情绪掺杂冷,他恨不得给自己脑袋上也来这么ꚗ一下。

      要是万一有个三长两短.....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衣服被人扯了一下,樊朴茫然转头,却看见雷鸣正頇骂骂咧咧:“你大᭠爷的,想害死我啊!”

      人醒了?巹

      樊朴楞了一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头晕不晕?坚持一下,救护车马上来㡷了。”

      “别给老子转移话题,说吧,这事怎么解决。”

      其实雷鸣只是눦在开ᾖ始的时候晕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意识,只是耳朵里面还有些轰鸣声,躺了好一会儿这才缓过来。

      感谢系统啊,果然没有无用的技能,初级抗揍终于在此刻派上了用场!

      琍看见圡樊朴依旧傻楞着不说话,雷鸣伸出了三根手指:“别想了,三个月的饭,顿顿要有肉,半年的家务,包括洗我的内裤和袜子,还有你要随叫随到,如果不ᬓ答应的话,我现在立刻就晕过去,不在医院趟半年,我就不会出来。”

      ....ᅛ..

      樊朴感觉鼻子有点酸筪。

      雷鸣䡬从地上爬起겟来,晃了晃脑袋:“别整这一套悓,跟你说哭也没有姃用,这是最低的赔ἧ偿了。”

      +ㄆ“谁哭了,只是风沙迷了眼。”樊朴擦ዒ了一下勨眼選角:“条件太过分了,给打个折吧,内裤和袜子就算了。”

      “呵呵,你想都不要想!”

      펴 两뱡个人在一起住了这么久,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心里都一清二楚。

      籶不需要苛责对ⶲ方为什么失手,也不需要矫情的道歉,毕竟都互相给对方当过儿歰子,父子之间哪来的深仇大恨。

      “你感觉怎么样?先不要拍了,一会儿先去医院做个整体的检查。”看见雷鸣站起来,摢秦怡岚也放心了不少。

      “不需要的,小事而已。”

      雷鸣朝着侯炎嘉的方向喊道:“导￷演,这一条过了么?什么时候开始拍ﮄ下面的剧촯情?”

      剧组的工作人员都惊了!

      这也能继续拍下去?问题是,大哥你还在流血啊쀉!

      初级抗揍毕竟不是钢筋铁骨,雷鸣的脑袋上也被开了一个口子,血正在顺着伤口向下流。 챎

      䡚不过男人么,谁还没有一点伤痕是吧!

      不管秦怡岚和侯炎嘉如꺧何劝阻,雷鸣铁了心的要把戏拍下去,甚至连让医生处理伤口都不需要,说是要这样才显得真实。

      灆 韩宇在一旁目瞪口呆。

      他是真的服气了,这孴个新人是真的硬!

      雷鸣和樊朴的最后一场戏是群戏,不仅他们俩,韩宇和常雅洁也䐈要ꮡ参与其中。ጩ

      雷鸣饰演匪徒在被逼的走投无路时,挟持了一个小女孩,在与警察交涉的过程中佯装投降,最后踆拉响了身上的炸弹欎。

      在各部门都准备䂇完毕之后,拍摄又一次开始。翣

      樊朴和常雅洁作为警察一方,在与韩宇和雷鸣䝣扮演的匪徒遥遥对峙。

      “放୯开那个女孩,我们可以考虑对你从轻处理。”樊朴放下放下枪,왏一点一点向前移动。

      系“别⑪听她的,銬你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被抓迟苆早都是死,博一下说不定还有活的机会닔!”

      ⌱ 韩宇借助着掩体不停的蛊惑着,他是匪䭨首,手底下死的死,逃的逃,已经没剩下几人쫩,如果再次被动摇军心,一切就全完了。

      所以韩宇的表情很冷漠,手里的枪紧紧的握着,不过目标并不鶥是警察,而是雷鸣。 鬩

      “你不要过来ⶓ,我警告你不要过来▭!否则䓱我现在就杀了他侣。”雷鸣不停的后津退,됔用家乡话疯狂的喊叫着。

      这是樊朴教给他的小ꂨ诀窍,虽然랴雷鸣是歌手,发音什么的还算不错,但毕竟没蝇受过专业的训练,台词方面还有所欠缺。

      而且从人物分析来看,雷鸣뙎饰演的亡命之徒并没有什么文化,要是张口一嘴标准的普通话,显然不是那么合适。

      所以樊朴干脆建议他用方言来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