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吧?不是吧?!

      晚上周时越并没有回便殿,坐在软榻上也能听僯到院中的动静,他与叶岚宿在了回春阁的便殿,刚开始孟棠莞本想着出去阻止,哪有皇上住便殿的道첮理,刚接触道地面孟棠莞便싂想到᡼只要皇上和叶岚在一起,哪会顾及到什么ൠ规矩,自己怎么到现在还不虫习惯?

      第二天一大早孟棠莞醒来时发现迎香不在殿内,贝瑶和兮月都不知道迎香去了哪里,叫来海公公三人才知道脸那件事。

      “回禀娘娘,当天迎香姐姐凊让奴才帮着找人去跟踪那肖泉,昨夜我派去的人来报觇,那肖泉早在迎香姐姐刚入宫那年便新娶了一女子,俩人还ꑳ育有两个孩子,只是那肖泉不知道从哪听来迎香成了皇后娘娘身边的女官,便休了那妻子,还制造了那天的偶遇,想要借此机会迎娶迎香,迎香大概是听了这话便躲哪伤心去了。”

      孟棠莞썊听完后一手拍在案桌上说道:“岂有此理,本宫当真以为那是一段如画本上的凄美爱情垕,ᢧ原来,躢海公ᭂ公,让人给我把他带来,我倒要问问她是何居心?”

      迎香一进门便见自家娘娘诿气愤的吩咐着海公公,于是赶忙进门说道:“娘娘,奴婢不气也不恼,你万不能为了这种人⚿生Ṍ气。”

      众人见迎香回来了于是纷纷问她去了哪里,迎香一脸茫然的说道:“奴婢见娘娘昨日喜欢吃那道酥心糕,所以特意去跟那师傅学了一下,想着⴫等回了宫咱们聵在映月宫也能时常做给娘娘吃。”

      孟棠莞拉过迎香的手说道:“你Ƣ这丫头,我想吃把那师䆡傅ꧻ带回去不就好了,至于让你大汁清早跑去学吗?你这都出了那么大的事儿还有心思管我喜不喜欢。”

      “娘娘䨠,大约是我年纪长了几岁,见的人也多了,我젭承认那日᧪肖泉刚刚出出现时我确实有些感动,甚至听着他讲故事的时候也很感动,不过后来奴婢一想,我和他不算青梅竹马,只是两家长辈订的婚约罢了,我不僷相信世上真有那么ዌ巧的事,我就唯一一次出宫偏偏还就被他遇见了,我那天看他离去的背影,衣먝服明显是干净⟶整洁的,这实在不像一个輰四处寻人的穿着,所以我便留了功个心眼儿。몟”

      孟棠莞听完后点了点头说道:“是我那日鲁莽冲动了,我衛真的被故事感动了,ꎻ你这么一说来还真是忽略了好些细节。”

      ꁮ 匬“娘娘,你别这么说,奴婢知道娘娘都是为了我好,你只是希望我能幸福而已ᮻ,不过篬从今往后娘娘切䩳莫慗再将奴婢推出去了,奴婢还㐢想伺候娘娘㘵一辈子的。”

      迎香趴在一边紧紧的攥着孟棠莞㒶的手,贝瑶和兮月见状䔰也围了上去说道:“娘娘,奴婢也是。”

      海公公从袖子里拿苴出那只碧蓝色的玉镯递过来说道:“迎香謃姐姐,这镯子你好好收着,我看你一直戴在身上,想必是有意义的。”

      聂 迎香回过头有些迟疑的看着那只镯子说道:“这镯딇子,不是已经使人用了吗?”

      吴海摇了摇头说道:“没呢,迎香姐姐,我把它赎回来了。”

      陁 “那我万不能收下,你当差攒下些碎银子也不풓容易,我不能占你这便宜。”迎香连连推阻着。

      孟棠莞见状让贝瑶㧥去把桌上的小盒子拿过来,然后起身将装满锦盒的䪫金叶子递到吴海手中,又将镯子放到迎香的手中说道:“我忽略了平时你们打点和使唤人所需要的盘筹,从今天起海公公就负责大家对外开支的打点,而你们,不准再花自己的钱,否则我知道ा了是真要生气的。” 뻃

      大家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笑道:“谢皇后娘娘。”

      냜屋内又欢꿤作一团,贝瑶看着这个氛围颇뺷有在㳢景国海棠居时候的感觉,摤只是当时并不知雨沁是那有二心之人,此时贝褟瑶夜只希望映月宫的ধ众人都是一䉷心为皇后娘娘的人。

      ƀ 䛋 插曲过后孟棠莞换了一身衣服便启程去了万花阁,说起来自来了南山以后,孟棠莞偷了一日闲,可今日万不能再不来向太后请安了。

      万花阁中热热闹闹,不知뼢大家说起什么竟欢作一团,孟棠ⅼ莞走进去后屐看里边的人欭都在用早膳,今日皇上和叶岚也在这边。

      除了周时越的脸上,其余三人脸上皆挂着笑容,只是笑容在看籠到自己的时候嘎然而止。

      孟棠莞行完礼后周诺↨恩率先起身换道:“皇嫂,我们刚㥯刚在说我小时候的事ᦿ呢,正好你来了,我也可以将给你听。”

      駊孟棠莞正想说话便听到太后不悦的声音传来,“皇后可真是个会享福的,比怀有身孕的还能睡。”

      “儿臣知错,请母后责罚。”孟棠湾再度屈身下㒻去赔礼道。

      傃 ᜜ “好了,起来嗯吧,既是出来䪶玩的,哀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只是训诫一下皇后罢了。”

      “儿臣谨遵母后教诲。”孟棠莞说完后才缓缓站起。

      不知⧌是孟棠莞的错觉还是怎么的,总觉砍得今日的叶岚有些心不在焉,目光也总Ⴇ是有意无意的看向自己。

      孟棠莞看向迎香才从迎香的眼神中忠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懞,因为迎香也注意到了叶岚的不同,孟棠莞突然糂想起昨日的香,迎香回了一个:都处理好了的笑容,孟棠莞这才收敛起担心,附ᩅ和着太后的话题。

      太后说着说着便提议大家一起去᝗花园走走,迎香搀扶着孟棠莞跟在太后身后,而太后则跟周时越走在前方,周诺恩跟在孟棠莞一旁开心的讲着趣事儿,原本以为会跟上皇上的叶岚也站到孟棠莞的另一侧,뻷强觷行插着嘴参与到᛿孟棠莞和周诺恩纵的聊᧎天中。

      “皇贵妃,我和皇嫂有些体쌖己话要说,怕是不方멫便与你㋉分享。”周诺恩有ܲ些不ﭞ悦的开口说着,一大早就跟着햂皇兄来万花阁中,那张巧嘴和身段哄的母后也高兴,自己早就看不下去了,要不是看在母后和皇兄的面上周诺恩早就发作起来了。

      捻 叶岚并辋不言语,只是委屈的对着孟棠莞说道:“皇后娘娘,妾身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跟你一起聊聊天,毕竟你我共同侍奉皇上,相处的愉快皇上也会高兴的。”

      “嗯,本宫知道了,那碱皇贵妃就跟我一同前往吧。”孟棠莞一边说一边拍了拍周诺恩㼍的手宽꽇慰着。

      既然有人准备了一出੭好戏要唱,如果自己不配合的话也就唱不下去了,与其얕提心吊胆的揣测对方的计谋,不如顺Ṑ势而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