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曾经的长安

      王景云的动作很快,甚至顾不上休息,顶着黑眼圈,集结宣传部门的人员开会,把赵然和他说过的话在会议上说了一遍。

      平常的时候,他把事情交给下属之后,就不再过问,今天却一反常态,揪腿,扇耳光,往太阳穴上涂风油精……

      总之各种方法用尽,只为了对抗瞌睡,这让他回忆起久远之前的上学时候的记忆,原来的小事已经变成记忆中的小美好薄。

      왽 他从座位上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走貍到落地窗前,朝前望去,对面的大楼上悬挂着六个大字“狮牙直播公司”。

      ꯺命롃运总是喜欢愚弄人,谁又能想到彼此互为死敌的两个公司竟然还有一颜个邻居的身份。

      他苦笑亜一声,握紧了拳头。

      这믿是争鱼直播公ꝧ司的机会,彻底把狮牙公司远远甩开的机会,不容ꙮ有失,他得亲自盯着。

      Ḗ 半个小时后,办公室内的电话响起,他挂掉电话后,用办公司内的电脑登录了公司的网站。

      小锈红娘汪汪汪的巨幅照片取代了之前赵然家的超凡宠物采访视频,由联合主角变成了独挑大梁的唯一主角。 ௼

      牌面陡然升了不止一个档次的小红娘汪汪汪此鉘时正在睡梦퇛里,不然不知道갣要膨胀到什么程度。

       照片里除了小红娘汪汪汪举着弓的身影外,还有一行平平常常的文字:“想体验爱情的滋味횊吗?”

      ⃖平平常常的文字却异常的勾人心魂,王景云满意的点点ﮣ头,往身后的老板椅上一躺,괊他并不打断离开,等着话题的传播发酵,挂起新컹的一波旋风。

      偈他并不知道在他睡去后,风暴比他想象的还有猛烈,公司的网站崩溃了数次,䮪服务器加了数次,才勉强稳住。

      纪看着争鱼直播公司的牴首页上的小红娘汪汪汪,有人欢喜有人愁,欢喜的大多是赵然和王景云举例说起的那팞些人的父母亲人或者朋友。

      或者说要比本人还要着急,有的父母甚至瞒着孩子替他们登记报了名,打幉算到时候哄骗孩子去争鱼公司。

      如果事情暴露的话,绑也要绑着他们去。

      这其中包括熊猫봡城的丁建国和王瑶的亲友凥团,他们大多是广场舞쏇团里的一员,大中䙹午午餐还没吃,以有人要请他们舞蹈团表演为由,把䏦丁画建描国和王瑶哄骗出家门。

      于是熊猫城的高铁站出ׂ现这样的筓一幕,一群小老葨太太和小老头子高高兴兴的聊着天,簇拥着一脸懵逼的丁建国和黨王瑶。

      他们的广场舞团这么有名吗?名气都传到龙城了?

      他们只是欢喜的缩影,愁的人们在网站上破口大骂:Ꭺ“凭什么区别对待?”

      然后立马跳出一个提示框猸,上뛧面罗列了报名的要求。

      “䝡我符合要求呀,我和我女朋友感情破裂了,我们才刚为了谁洗碗的事情大吵了一架。”

      “对啊寕,我怎么没鎁想到还有这样好的理由,脨我和她也吵架了,她竟然让我给拖地。”

      “你们这些算得了什么?有我委屈吗?”其中一个人留言哭诉道。

       “兄台,愿闻其详。”有许多人好奇的问。

      “它竟然提示我得先找一个女朋友,⑧这是歧视,单身狗怎么了,单身狗还不能体验一下爱情的滋味了。”橠 歋 䖰

      馶 “兄台,我服了,我就不该问。”

      䫪 “在线征覀召一个女朋友,去一起体验一下爱情的滋味,可以先去领一张证,再假装吵一架。”有些别有心思的人借着由头找女朋友,辔至于有没有脑子不好的女生上钩,那就不知道了。

      这或许是大多数人的愁,但有一类人,他们的愁与大多数人不同。

      薝 这些人只占很小一部分,少到几乎忽略不计。泠

      “这个赵然,又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这是让我们去死呀。” ᵇ

      张㙶二围的眉头紧皱,关掉争鱼直播公司的主页并没有让他释怀,心依然提着。

      他有两层身份,表面上是个普通的上班族,背地里却是小咂丑智囊团中的一员,퇁代号“算子围”,不ჸ同于黑铁7。

      自然不隶属于㱮扑克会的扑克짥序列,换句话说,和为死去﷯红桃J效命的教官类似,效命于一个人。

      只不过小丑王的层䠥次要比红桃J高不少。

      陰 㔥 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灵气,修炼的材料以及超凡世界的非凡知识管够,让他大开眼界,甚至嘲讽萘之前的自己是只ግ井底之蛙。

      頊小丑王需要他们出谋划策,往往谋划的也是如何杀人或者做其他巧取豪夺的事。

      他并没有良心上的不安,廉在计谋成真之后,甚至有책一种职业上的收获感。

      谋瑊士,可不就是这样,隐藏在幕后,操弄着整⢰个世界的黑手。

      罧不用直面战场,自然没有危险。傃

      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谋士这份职业不再安全,恐怕要从赵然开始蹦跶搞蘕直播说起,小丑王莫名其妙的越来越Г暴躁。

      上次还是在秘境里,一次议事,小丑王亲手干掉一位被狘唤作“黑牛”的智缶囊团成员,仅仅是因为他打了酴一个哈欠。

      所以之后,他们这些聪明人心头빥灵犀的以各种各样的敏理由离开秘境,交流的途径也由面对面的线下转ᆽ到线上的群릯聊。

      沀 逃̳离小丑王材的身边不代表彻底的安全,出谋划策可不敢应付了事,小丑王有的是手段收拾他们,或许不用他出手,有的是人乐意把他们的人头奉上,这其中尤以刚加入智囊团没多久的黑铁7为甚。

      他们쿌与他本来就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是时候开始行动了。”他在群里ꃛ留言道。

      ……

      争鱼公司的办公콊室里的内部休息室。

      赵然去而复返,和王大师排排坐,他们的面前摆着一台电脑,电脑屏ꋓ幕正中央有一个展⁹开的聊天框,上面有一个备注名为“算子围”的一条留言:“是时候开始行动了。”

      “你又算到了。”王大师崇拜的看着赵然,㭒她好奇的问:“你是从哪儿知道今天群里会有动静?”

      爇 她的偶硪像赵ޯ然可是在直播结束之后,立马赶来她这里。

      “还记得上次小丑的语音吗?从语气里我可以读出,小丑王的粯愤怒到极致的情绪,他已经等不及要干掉我,这样的情绪会传给他的下属。”赵然的嘴角勾起,这是他的一次试探。

      (终于是搞出銨来了,晚安!)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