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的趁吃

      赵三两真不是开玩笑。

      他底薪两千八샆,一天跑单十块八块,加起来一个月工资仅在濵三千左右浮动。

      偶尔出了三千大关,就好像逢年过节般欢喜ٶ的不得了,按照他以往的消费水平,这点工资正好满足基本消费,奢侈不了但总归饿不死,可只从买了车,日子艰难程度每况愈ꀆ下,基本车险要交,每月车贷要还。

      既然买了车ޘ总不能不开,油㏆费又在所难免。

      냾这些零零碎㋘碎冕加起来堇,看着数额不大,但确实已经让他弹尽粮绝,就差割肾改善生活了。

      关键花呗额度已经到上线,再也预支不了,借呗更不要漾提,以他的月收入,马老板拒绝与他深度合作,至今都没机会。

      反倒腾讯的小马,愿意帮他度过难关,微粒贷允许他套现一万块。

      这笔钱赵三两已经用在车饰上面。

      按照赵三两预想,还有一个星期他就要发工资,所以眼前困难只是暂时的,等发了工资还掉一些,至少还有三四百块剩余。

      但现在老板娘居然嚷着要扣他一百块。

      这事坚决不允许。

      “有这曮么惨吗?”贃

      ࣲ 곊小口嚼着米饭,老板娘ڷ抬起头问뼸道ܽ“平时也没见你有多大消费啊?”

      “说的好像你给我月薪上万一样”

      赵询三两没好气的道“我一个月香烟三百五,油费﹯五百,早晚饭差点也要刘五百左右,车贷一千八”

      细细ﵠ一戂算,赵三两整个人懵了。

      他工资多少来着,好像是两千八。

      樈 这些加起来是多少!?

      三千四㝰。

      ņ原来他一直处在超前消费キ当中ꫮ,偏偏自己还ऻ没뢋发现。

      随即赵三两掏出手机,查看了花呗和微粒贷,欠的额度都预期之㕵内,并没有一笔超出他的预想,然后电光火石间打开京东小白条,那双本来平静眼眸瞬间瞪大,嘴巴微微张开,一副难以置信神色。

      一万三。

      数䕥字清晰明了。

      就像一把捯饬扎在他的胸口,让赵三两心脏都跟着疼起来。

      ꣾ“欠了这么多”

      老板娘伸着颈白脖子,朝赵三两手机上猫了一眼。

      “逾期了,利益两百了”

      赵三两心疼的无法自拔,不过内心深处感到一丝莫名的骄傲,他居然与中国福布斯排行榜上三位靠前的富豪都有合作关系。

      只是这个牛他没法吹。

      因为现代社会太多的年轻人,与他们都有生意往来。

      转身与老板娘对视一眼,在老板娘微微敦促间,赵三两讨好道“要不你借点给我把账还了,再稍微给我涨点工资,当然ர了,涨的这部分工资就当我췑还你的,你看如何?”

      “你觉得呢?”

      ꬃ 老板娘嘴䵷角勾芡起淡젥淡的힨弧线。

      풆拼命⚻忍着笑,但微眯的弧光,⃖打破她面部的宁静。

      这就是她喜欢的生活状态ㆍ,平静中带着如窗外婆娑的光影,在微剛风中轻轻荡漾。

      生活需要态度,也需要仪式感。

      Б 三菜一汤,㥡就是她的仪͆式。

      饭桌上的儿子,还有植物店这个整天招她烦的员工,都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我觉得这注意挺好”

      赵三两捧着饭碗继续吃饭。

      大概习惯一个人做的饭菜后,哪怕做的再好吃,也总能挑出各৒种毛病。

      ┌ 例如汤淡了。

      红蓵烧肉缺了上色的酱油,色泽有些微淡,黄瓜炒鸡蛋这道菜鸡蛋放多了,盐放少了,等等ꃊ一系列问题。

      但中午这顿饭终归属于免费供絷应餐,要求确实不能太多了点。

      不然惹老板娘不高兴,中午补贴十块钱让他滚出耷去吃。

      现代物价这么高,十块钱连碗带肉的面条都不够,更何况三菜一汤,米饭随意吃的福낟利,所以两者一比较,赵三两吃的还是蛮香的,连榨菜蛋汤都喝了两大碗,放下筷子,赵三两坐在沙发上打了一个饱嗝,然后道“因为你打偒算扣我工资,以致我心情不好,所以下午旷工半天”

      “行啊,那就扣两百”

      “扣呗,债多不压身,我无所谓”

      赵三褒两双手一摊,很大⯭气道。

      两人相处四年,赵三两对老板娘性格了解的很通透,典型刀子嘴豆腐⓶心,扣工资说说而已。

      何况植物这때行业属于看天吃偈饭,今天雨这么大,街道上往来行人都少的可财怜,更别说小众类植物生意。

      䜟刷好碗筷。

      諸赵三两从楼梯下的储物间里翻出去年用剩下的窝料,与新买的腥饵搅拌均匀。

      ⠙ 准备好一切,赵三两端着塑料饵盆走到植物店西边马ຕ路对面的河边,这条河叫蓉河,发源与中国西部桐柏上西北部的河㕎谷,干流流经周围好几个城市,全长八百多公里,而靠近植物店这条梑属于整婌个主流的小分流,水流缓慢,河槽比较宽䢺深,沿途有堤。

      这也预示没Ӄ有电鱼人輼,和撒网这类现象出现。

      加上没有船只的缘故,鱼身上沾染不到柴油味,所以每年春夏秋三季河边汇聚了大量的钓鱼人。

      抛完窝料。 䵝

      赵三两打着伞屡,在河边看了一下来自于蓉城各个县城的钓鱼爱好者的垂钓情况。

      硓 与他预想撞一样。

      鱼获不错,有两䔠个人钓了三七八斤,但都是早上五六点赶过来,一直钓到现在的收获。

      㨝下郜午三点。

      赵三两提着渔ﲍ具包,走到他中午抛洒窝料的钓点,屁股后面跟着死活要跟过来玩的大鹅小朋友。

      “不许靠近河堤边,如果让我发现一次,非把你踹河里淹死”┕

      蟡“知道觋,知道”

      大鹅圆圆的大脸上ꎏ尽是不耐烦的神色。

      赵三两固定好位置,准备了两根鱼竿,一根专门钓大鱼的远抛,一根钓小鱼的五米六近杆。

      “哟,来钓鱼啊!”럔 ꤵ

      潖 这时身后走来一个穿灰色外套的老볆头,赵三两转头嗯了一籱声,然后掏出香烟给掂他点上。

      老头姓马,名≌全。

      长得其貌不扬,但儿子是蓉城第一医院的主治医师툜,割肝的。

      女儿毕业与卫校,同样进入第一医院工作,听说现在已经是护士长了,而他뾓自己在植物店马路对面开了一家手工拉面馆,生意不温쯊不火,但总归让老焧两口有点事做,不至于闲的发慌,赚钱倒պ是其次。

      爱好比较广泛。

      钓鱼。

       鲈喝酒。

      搓麻将。

      贐还⤡有抽烟。

      属于那种ꗔ不服老,但已经步入年迈的老头。

      “差不多了”

      赵三两苦笑一声,道“别老逮我一个人撸羊毛,去找段小楼撸几下”

      “你还行,小楼不行”

      伸手接过赵三两递来的第四根香烟,马全那张欲壑难平的脸上总算露出满足的笑容。

      他抽烟。

      但从来不买,只抽别人香烟。

      如果没人给,他ꋷ可以几天不抽,但只要一쓵有人掏烟,他可以将几天的空࿄档期,一瞬间回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