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开——格鲁战台

      笮太阳越升越高,山谷迷雾开始消散,金色凤凰看着依旧沸腾的黑暗,心中感慨万千,道:“黑暗啊,还是如此恐怖,即使太阳当空,也依旧有照耀不到的地方,”

      穆守턡一笑,道:“黑暗终将褪去,光明永存,”

      金色凤凰打趣道:“你这话,倒是挺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神棍,他便是老爱说一桩些奇怪奇怪的话,”

      ꗌ穆守道:“上古时代到底是怎样的?”

      金色凤凰面露怀念,道:

      “上古啊,万族林立,东方有道,西方有佛,上面有天,下面有九幽鐡,是一个血与火的世界,每天死去的生灵,可以填满整个天域,”

      穆守面色一正,道:

      “那上古윏人族是什么样的境地?”

      座 金色凤凰想了想,道ਖ:

      “人族生来孱쐏弱,但在修炼上,受天優地所钟爱,天生道体,

      但是,人族啊痁,崛起的太快,遭了天妒,遊成为万族之敌,后来,万族密谋,欲毁灭人族,所有的人族部落,都受到了攻击,自此,恢弘乱世起!”㖟 ౄ

      穆守道:“后来呢?”

      金命色凤縮凰感叹道:“人族的确是个恐怖的种族,以无上的底蕴,硬生生抗ℕ衡万族之兵,

      那是一个血流成河的年代!

      时势造英雄,无数人族天骄在乱世中崛起,我所说的那位剑尊,崛遂起微末,便是那个时代,最耀眼的一位人族天骄,!

      一个人,一柄剑,镇压万族!

      当然除了他,还有一位神棍,虽然神神叨叨的,但道法无쐼双,九千年时间便臻至仙尊巅峰之境!只怕,他现在已经证道无上道境畆。 柾

      当然除却人族,还有,西方的佛,九幽的阎王,天河仙子,仙界夜帝,都是那个时代最巅峰的天骄!”

      穆守面露神往,ᇜ道:“倒是想结识一番,坐而论道,”

      金洯色凤凰一愣,摇头笑道:“除了那一位剑尊⏺的二弟,传说中的时间之子,掌控时间长河以外,还没有人可以掌握时空。”

      穆守一愣,暗道:“原来昆仑之灵是时间之子。”

      便开口道:“那位时间之子后来如何了?”

      金色凤凰道䥳:“那位剑尊ꝥ被礮天磨灭了以后,那位时间之子,心灰意冷,从此消失㇯,有人说,他去쾫了另外一个世界。”

      穆守点头,神识肉扫过心中虚影,픍道:“我想听那位剑尊的事情,”

      金色凤凰笑道:“你倒是求知欲䲃挺强,其实,对于那位存在,我了解的并不多,那位剑尊始于微末,千年时光便证道无上道境!

      他证道之时,天道有感,星河皆为贺礼,ඹ恭贺其证道!

      其前僉无古人的资质!让当时无数仙子神往,特别是那位天河仙子,对他更是专心如一,死心塌地! 㟔

      他身边有两位兄弟,一位是时间之子,一位是后来的阎王,讽刺的是,剑尊便是死于阎王的手里!”

      穆守大惊,道:“怎么可能?”ޠ

      ฆ金色凤凰道:“蠂当时阎王被天所控,却也并非剑尊一合之敌⼕,但剑尊并没有反抗,坦然受剑,不愿伤害自己的兄弟,如此至情至圣之人,是我生平仅见。”

      슊穆守道:“世间竟有如此人物”

      金色켜凤凰目露神往,道:“傐天诛他的那一日,降下神罚,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他看了一眼天,静静的喝完身旁槊的茶,剑出半鞘,神罚消散!”

      穆守面色ꟲ惊骇,失声道:“只剑出半鞘?” 岕

      金色홑凤㋹凰道:“对,半鞘,或许对他来说,伢境界从来没有爎高低之分,只要到了,便是绝巅!”戃

      穆守心神大震,只要到了便是绝巅!何等的风采!

      金色凤凰道:“其实你很像他⣵,有着堪称完美的道基,茁壮成长的道心,你要好好努力啊!”䓮

      穆守笑道:“前辈,时间会꩹证明一切,”

      䆎 金色凤凰潇洒一ਁ笑,道:“是啊,时间啊,会证明一切!”

      二人相视,同时大笑,

      穆守道:“黑暗里㜰的王,该怎么办?”댌

      金色凤凰眼神一凝,道:“他们离开黑暗会实力大减,如膣今我的实力已恢复五成,不멊惧他们!”

      穆守面露忧郁,道:“我想带草原之人离开这个鬼地方。”

      金⩫色凤凰面露诧諭异,想了뿭想,道:“把你的令牌拿来,”

      穆守一愣,自己几乎ᓅ忘了那块令牌,急忙翻找须弥戒指,心中一动,令牌出现在手中,

      这是一枚铁质令牌,双面无字,造型古朴典雅,顶端镶嵌着一颗星星,

      金色凤凰身形幻化,一尊极其俊美的男子从괛虚空而来,⦲身ᮩ披火红묏丝绸长袍,华严尊贵,

      金色凤凰伸出手,葱白如玉,拿起令牌,道:“这令牌倒是奇异,”说罢火焰之力涌入其中,令金色凤凰惊奇的是,令牌毫无反应,

      䂱 穆守道:“这枚令牌,好像只认可我,” 釷

      金色凤凰一笑,令牌扔回,道:“那你来吧。”

      穆守催动道经,法力狂涌,令牌大放光芒,令牌上一个“穆”字浮现,揪自身周天星斗自主飞出,一颗颗落入天际,日星同空!

      令牌飞起,化作一道门户,门口绽放璀璨星光,忽然金色凤凰一惊,将穆守护在身后,

      金色䥉凤凰面色凝重,冷喝道:“黑暗的王,你们竟敢离开黑暗!滚出来!”

      山谷深处临近黑暗的地方,三道身影出现,其中两位赫然是上次追杀穆守和金色凤凰的,

      为首一人,身材高挑,面容俊䞓朗,一双星目仿佛包含宇宙虥,庄严的声音响起,道:“凤凰,好久不见。”

      金色凤嚊凰冷笑,道:“原来是黑暗的王者,星,我可不想见你,赶快滚,别逼我杀你,”

      星笑道:“你不会杀我,代价太大,”

      金色凤凰道:“代价,你觉得我ᦊ会在乎它?”

      星道:“你认真的?”

       金色凤凰点头,

      星道:“没想到,为了一璪个人族,你竟然舍得用自己的本命阳炎来威胁我,”

      金色凤凰笑道:“你我这个存在的,何须如此多ݐ的废话,”

      ೇ 星点头,道:“我们谈一谈,”

      ﴅ 金色赠凤凰道:“谈什么?”

      星指了指那道门户,穆守顿时心中一紧,

      金色凤凰摇头道:“不可能,”

      星涙道:“我们只是想팄离开这里,我们在这里待的太久了,我已经累ഄ了,只想回到故乡看一眼。䇲”

      金色凤凰道:“你的故乡,不᭷是已经失落瑹了썔吗?”

      星道:“是啊,所以我要去꠱找到它,找ᘡ到那个将我的故乡,流放到迷乱时空里的人,亲自宰了他!”

      穆守闻言,心神巨震,难道他说的是,那个被割裂的时代!在迷乱时空里流浪,不曾归来的世界!

      金色凤凰道:“你的条件!”

      星道:“我可以告诉你,你的族人所居之处,”

      金色凤凰面色一变,冷喝道:“不可能,我的族人㕒自封未知之地,你怎么可能知道,”

      椖 ဥ 星笑而不语,金色凤凰心鉚中一震,开口道:“可以。”

      星笑了笑,扔出一张古老的卷轴,道:“循图,便可以找到他们,”

      金色凤凰接过卷轴,打开看了一眼,合上,道:“你可以离开,但핡门后面那个世界,你不能长留,”

      ⏊星一愣,随即点头,道:“可以,我不会惊扰那个世界,”

      金色凤凰点头,示意三人离开。

      星三人,躬身一礼,金色凤凰二人还礼,

      星看着穆守,道:“你,很不编错,将来我们还会再见的。”頥 즭

      穆守一ࠇ愣,看着星三人飞入通道,转瞬消失。

      金色凤凰道:“不要担心,星,是言而有信之人。”

      穆守点头,门户之后有昆仑之灵守护,他不担心,他想的是那个失落的世界,昆仑之灵曾说,那是他的责任,而且他自己曾说,他担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